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章 黄金镯子

小说主人公是苏幼仪皇上的小说叫《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》,它的作者是凉夜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第五章黄金镯子苏幼仪低眉顺眼走进去,目光只落在自己的鞋尖上。她朝上首行了一个深蹲福礼,而后一动不动地稳在那里,就像一尊石雕。贤妃没让她起来。她眼观鼻鼻观心,庆幸自己进宫后的第一堂课学得不错,什么蹲福、...

《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》 第五章 黄金镯子 免费试读

第五章黄金镯子

苏幼仪低眉顺眼走进去,目光只落在自己的鞋尖上。

她朝上首行了一个深蹲福礼,而后一动不动地稳在那里,就像一尊石雕。

贤妃没让她起来。

她眼观鼻鼻观心,庆幸自己进宫后的第一堂课学得不错,什么蹲福、跪拜她都学得扎扎实实。

就这么蹲着,至少一刻钟她的身形不会晃。

她把精力全用在稳住自己的身形上,贤妃托着茶盏打量她,从那张清丽的瓜子脸看到她纤细的腰肢,修长的腿,秀气的脚……最后目光又转回她面上。

她垂着眼睑,很久才会轻颤一下,睫毛像蝶翼扑闪。

模样儿好气质好,最要紧的是还沉得住气,怪不得皇上一见就看上了。

好一会儿,贤妃才开口,"你就是拒绝皇上封答应的,那位苏姑姑?"

果然是冲这事来的!

苏幼仪在心里已经把皇上骂了好几遍,面上不动声色地颔首,"回贤妃娘娘的话,奴婢正是大皇子身边伺候的苏幼仪。"

进了宫的宫女儿,本该由第一个教引嬷嬷替她们改顺口的名字,苏幼仪的名字是她那个秀才父亲起的,颇有大家闺秀的韵味,教引嬷嬷便没改。

贤妃细细的柳叶眉轻挑,她问的是拒封答应的事,苏幼仪答的却是在大皇子身边伺候。

她是想把自己和册封那件事撇干净,还是想搬出大皇子来压自己这个庶妃?

无论她是哪个意思,都是在力求自保。

贤妃有些欣赏这个聪明的丫头,"快起来吧。本宫听说你是个伶俐人,不仅大皇子喜欢,雍亲王和皇上也很欣赏你。故而本宫今日来瞧二皇子,顺道看看你。"

是专程来看二皇子顺道看苏幼仪,还是专程看苏幼仪顺道看二皇子?

苏幼仪心里有数,缓缓起身,"多谢贤妃娘娘抬举,奴婢无才无德,当不起娘娘的夸赞。"

"你就是这么拒绝皇上的么?"

贤妃牢牢咬紧这个问题,苏幼仪只好把自己对皇上的说辞又重复了一遍,"奴婢不敢高攀,承蒙大皇子器重,奴婢年纪轻轻就成了姑姑。大皇子还肯听奴婢几句劝,奴婢自有跟在大皇子身边尽心竭力,才能报答皇上恩德。"

打狗也看主人面,她一口一句大皇子,就算贤妃对她有什么不好的企图,也得顾忌着大皇子。

苏幼仪自己是这样想的,不想听在贤妃耳中却会错了意。

这丫头年纪轻轻,难道是嫌在皇上身边做个答应埋没了,想等大皇子长大封个高位不成?

也不是没有可能,前朝还有个皇帝把奶娘封成了贵妃,打小处在一起的感情自然好,不用像别的妃嫔一样在后宫小心翼翼。

若是如此,那她对自己就没有威胁了。

贤妃笑着抬手一指,"给苏姑姑看座,赐茶。"

苏幼仪不敢抬头直视她,却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笑意,不明白贤妃为何突然高兴起来。

方才领她来的宫女端上一只小杌子,苏幼仪谢了恩,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以示恭敬。

贤妃道:"大皇子是皇上的嫡长子,一向最为器重。你跟在大皇子身边尽心照顾,就是为皇上分忧,本宫也该感谢你。"

她褪下自己腕上的金镯,苏幼仪从眼底扫了一眼,一看便知那是贤妃用来赏人的物件,不是真正贴身佩戴的。

戴得起珠玉宝石的女子,谁稀罕成日戴着黄金?

不说宫里的嫔妃们,连宫外的大家小姐,也不把黄金镯子当什么稀罕物。

贤妃把镯子交到苏幼仪手里,两手相触时,苏幼仪差点下意识地缩回手。

贤妃的手可真冷啊!

她的笑容给了苏幼仪错觉,以为她的手会是暖的。

好在那双手很快收回,苏幼仪手心里只剩下一个沉甸甸的金镯。到底是贤妃手里出来的东西,镯子花纹精致寓意吉祥,没有凡俗的金镯子那么俗气。

苏幼仪掂量这份礼的分量,对于打赏下人来说应该是头一等了。

她立刻起身,恭恭敬敬地福身谢恩,贤妃一个眼神,一旁的宫女立刻上来搀她。

宫女道:"苏姑姑别多礼了,我们娘娘喜欢姑姑,所以才赏赐姑姑。我们二皇子和大皇子一向要好,姑姑常在大皇子身边,能照拂照拂我们二皇子就算谢了娘娘的恩了。"

苏幼仪连声应是,"奴婢是大皇子的奴婢,更是这宫里的奴婢。二皇子是主子,奴婢自然要照顾着。"

庭中响起少年的读书声,声音清脆,韵律稍显稚嫩。

那是二皇子的声音。

贤妃的面色顿时变得柔和,眼底慈母的温柔倾泄,苏幼仪冷不防抬头看见,总觉得有点奇怪。

她也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,贤妃已站了起来,她立刻跟着站起。

"时候不早了,本宫还要到皇上那里伺候,苏姑姑请便罢。本宫喜欢你这懂礼谦和的性子,日后常召你到长春i宫说话,万勿推辞。"

说罢带着一众宫女离开,苏幼仪福身送别,脑中千头万绪。

贤妃说召她去长春i宫说话,到底是客气话还是认真的?

要只是顺着皇上的恩典说句客气话,那倒没什么,这宫里人人拜高踩低,东四所的人早就闻着味儿来讨好她了,连总管何福禄都不例外。

要是认真的……那麻烦就大了。

她一个大皇子身边的亲信,时常到二皇子生母宫里去说话,皇上不砍了她脑袋才怪!

苏幼仪一面想,一面走出去,经过庭中时,朝站在廊下读书的二皇子福了福身。

原以为二皇子读书专注不会理会她,没想到他放下书本,"苏姑姑留步。"

二皇子比大皇子小半岁,用民间过一年长一岁的法子来算,他和大皇子算同岁。

可眼前的少年比大皇子矮了一截,身形也瘦弱许多,面庞秀气颇像贤妃,苏幼仪飞快打量他一眼,心想他叫住自己做什么?

她躬身上前,"二皇子有何吩咐?"

"并没什么,白问问你大皇兄一会儿做什么去。"

小小少年目光中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,与他相比,大皇子就是一个调皮憨玩的猴儿崽子。

有娘的性子内敛沉稳,没娘的反而大大咧咧,这兄弟两真该掉一个个儿。

苏幼仪想了想,出门的时候大皇子说要她早些回去陪他射箭,当时这话贤妃派去的宫女也听见了,她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"回二皇子的话,出门的时候大皇子隐约说一会儿要去御花园射箭,也不知是认真的还是一时兴起。"

二皇子嘴角翘了翘,很快抚平。

小说《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》 第五章 黄金镯子 试读结束。